男士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被老婆虐打勿啞忍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3月9日

根據香港統計處於今年1月中公布的數字,香港失業人數達15萬多人。對於傳統上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男士而言,一旦失業,所造成的影響不單是經濟拮据及夫妻關係受到衝擊,家庭暴力也屢見不鮮。個別失業男士更因此而遭受妻子責難,甚至被打。

阿強(化名)46歲,初中畢業,任職客貨車司機,月入萬多元。3年前,他於內地認識現任妻子,婚後育有一子,一家人居於深圳福田區,在港沒有住址。阿強了解太太的虛榮心及搵錢享樂的心態,因此多次拒絕太太來港定居及工作的要求,恐怕她到港後,不惜為金錢而放棄丈夫、兒子及家庭。

失業港漢遭內地妻掌摑
但在金融風暴下,阿強失去工作,也由於他長居深圳,很多本地僱主不願聘用他,他迫不得已下申領綜援。經濟上的拮据,令夫妻經常因為金錢及申請來港定居問題而發生摩擦。阿強常在爭執中被掌摑和抓傷,太太更以離婚及拋棄兒子,威迫他替母子二人辦理來港定居手續。阿強堅持要維繫家庭的完整,不讓兒子在單親家庭下成長,同時他也認為別人不會相信「男人被老婆打」這個事實,加上男人的自尊心令他難以開口告訴別人自己的困難,故唯有繼續忍受太太的暴力對待。
像阿強般遭遇的男士,可以向社工求助,透過輔導,重新得力再上路,以積極態度,解決個人及家庭的問題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「收入太少也是錯? 精神虐待實錄」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3月16日

近來,偶爾會看到一些案例是丈夫受到妻子的精神虐待。以下的求助個案展示出丈夫的矛盾心情和困擾,也好讓我們反思夫妻相處之道。

阿維(化名)是一名保險經紀,曾經三次中風,興幸沒有影響身體機能,仍能活動自如。阿維與太太結婚多年,是家庭的經濟支柱。2008年金融海潚,阿維收入大減,常與太太因金錢問題發生口角。某天晚上更與太太因收入問題而爭執,遭妻子用剪刀指嚇,她把影音電線剪斷,並用拳頭打丈夫頭部及左眼,用手抓他手臂,使其左眼腫脹及出現血絲,手臂則有明顯傷痕。阿維欲報警求助,卻遭外父勸阻,並且透露他的女兒有抑燥症記錄,近月拒絕服藥。阿維得悉後不單沒有報警,反而更加努力工作,希望能改善經濟狀況,期望能給妻子有穩定和美好的生活。可惜事與願違,太太因沒有服藥而多次用剪刀指嚇他,使阿維每天活在惶恐之中。

為了太太,阿維堅持不報警求助,因他害怕太太會因此而憎恨他。自此阿維對太太的行為沒有作出任何反抗,但他更開始發現自己經常因為此事而失眠及時常感到擔驚受怕。於是,阿維致電東華三院芷若園24小時危機介入及支援熱線求助,熱線社工協助他解除拒絕接受支援的心理障礙,並表示他已有情緒病病徵,鼓勵他接受輔導,以解決他和妻子間的夫婦問題。

面對太太給予精神和情緒壓力的男士,東華三院芷若園能為你提供24小時即時電話輔導,亦為正在面對家庭危機、家庭暴力的男士提供一處寧靜、安全、保密之庇護中心作喘息機會;在社工的輔導及支援下,以積極及正面的方法解決個人及家庭問題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男士,請表達哀傷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3月23日

在現今普遍的社會文化堙A「男兒有淚不輕彈」和「流血不流淚」的觀念,使男性從小就被塑造成不應表達情緒的人,導致長大後更難表達,特別是哀傷的情緒。男人若流淚,更是軟弱的表現。於是,男人只好將內心的感受及情緒全都收藏起來。但令人感到哀傷的事總會接踵而至,男人又可如何面對呢?

失業難堪 借酒澆愁
Sam(化名)於金融海嘯中失去工作,同時亦要供養一對子女及應付日常開支,現在只覓得兼職補習以掙取收入,他的妻子因而被迫重新投入社會工作,以協助家庭渡過難關。Sam失去全職工作,同時亦感到失去男人的尊嚴及家中的地位,頓感難堪、哀傷、憂慮與失落。他因無處宣泄而借酒澆愁,在感到絕望的時候,於朋友的鼓勵下,致電芷若園危機熱線求助。

有研究指出,在一般情G下,男士處理哀傷時多數「保持緘默」、「獨自或秘密地哀悼」、「採取行動」或「保持忙碌」。但以上四種典型的處理方法,並未能給予什麼幫助,甚或可能對男士構成身心傷害。

放下「男士價值觀」
傳統上男士是家庭的經濟支柱,養妻活兒就是他們的「天職」。所以,能工作能掙錢,對男士而言確是獲得尊嚴和生存價值的重要因素。Sam透過接受熱線輔導後,開始學習放下固有的男士價值觀,慢慢重新建立信心,肯定自己的價值。在家人及社工的支持下,他努力不懈尋找全職工作,終於如願以償。

男人也是人,負面或哀傷情緒難免會出現,若長期持續而不處理,將會影響個人的精神健康及人際關係。單靠個人力量,未必能解決問題,能向身邊值得信任的人傾談,或透過熱線輔導服務向社工求助,方為上策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抒發怒氣 停止暴力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3月30日

人人都有情緒,而情緒有很多種類。女性普遍較擅於表達情緒,男性卻不,但對於憤怒的表達卻是一個例外。憤怒也許是男性所能表達而又最為人所接受的情緒,因此憤怒又可被稱為「男性的情緒」。

我們可從多方面去認識這「男性的情緒」。有學者指出,任何阻礙我們想要得到的景G,就是挫折,因此,挫折是事件發生後而產生的,而回應挫折的情緒反應,我們稱之為怒氣,它是我們所經驗到的一種能力。怒氣並不是與生俱來的,它是一種面對挫折時的反應,由學習得來的。正因我們有很多欲望不能被滿足,挫折便因而產生,怒氣這種情緒反應便出現了。

因怒成恨變暴力
若男性在事情發生後讓怒氣持續下去,就會變成仇恨,而當仇恨之心愈來愈強烈時,暴力就會出現。因此,《聖經》說「不可含怒到日落」,是很有意思的。事實上,很多被虐個案均是施虐者在滿腔怒氣下,因得不到合適的紓緩而產生仇恨之心,暴力行為便出現。近期最轟動的例子,莫如是一名男子因誤會前妻與其上司有染,在滿腔怒氣無處發泄下,持刀狂斬前妻的上司,最終不治。由此看來,怒氣化為暴力的破壞力是何等的大。

學者指出,怒氣是會「變形」的,其種類包括﹕一、埋藏的怒氣﹕將怒氣藏在自己的潛意識堙A不讓它在意識層次中游走,刻意把怒氣收藏起來;二、儲藏的怒氣﹕雖然心堣斯M生氣,但表面卻假裝沒有,不讓別人察覺;三、怒氣的轉移﹕即遷怒他人,通常會選擇那些對自己較少威脅的目標來發泄;四、掩飾的怒氣﹕刻意把自己的思想和情緒分割,讓情緒被遮蓋。

拿出勇氣 訴說怒氣
綜觀而言,怒氣是一種看得見的情緒,也是男性所能察覺的唯一情緒。學者指出,這是一種「次要的情緒」,埋藏在怒氣之下的,還有挫折、傷害、懼怕、羞恥、自尊受損及壓力。

既然怒氣只是一種情緒反應,便沒有對錯之分,我們不應以批判的眼光來看待這個自然的反應。我們只需將它表達出來,在適當的時候和地方,向合適的對象訴說。對方只要用心聆聽,少作批評,給予訴說者一些合宜和中肯的意見,他們的怒氣便能抒發出來,不會持續下去,暴力便不會出現。
各位男士,請拿出勇氣,立即向你身邊最信任的人訴說你的怒氣,或致電24小時熱線輔導服務向社工求助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性暴力侵犯 男士莫啞忍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4月6日

在一般人心目中,性暴力受害人必然是女性,但事實卻非如此。根據社會福利署2008年1至12月的新舉報性暴力個案數字中,每100名性暴力受害人,便有1人是男性。

受制於傳統的性別觀念與偏見,男性受害人對於被性侵犯的事難於啟齒,求助的路較女性受害人更漫長及艱巨,不難想像,以上的數字只是冰山一角。

學長借醉侵犯
阿水(化名)24歲,大學畢業,於貿易公司任倉務主任一職。5年前他於美國留學期間,被同性性侵犯。一天晚上,一名男學長醉酒後走進阿水的房間,並強行與阿水發生性行為。該名男學長事後不但沒有悔意,其後更要求阿水和其他男學長集體發生性行為,這段陰暗的日子直至該名學長畢業後,才得以終止。

儘管身心創傷巨大,但受蚢翵k性性暴力受害人的謬誤思想所影響,阿水擔心別人不會相信自己的經歷,又害怕求助時被誤以為是同性戀者,最終選擇啞忍。/p>

創傷無分男女
根據東華三院芷若園過去處理的個案所知,侵犯者往往是異性戀者,透過性侵犯不但要得到性滿足,更重要是展示個人的權力。大部分人亦容易誤解男性在不情願之下不能被性侵犯,惟男性在驚慌或生命受威脅的情G下,也難以倖免。

傳統上,男士常給人強悍的形象,但在性暴力事件中,不論是男是女,受害人也會出現相若的心理創傷徵狀。曾與阿水有相同遭遇的男士,不要猶豫,請立即向社工求助,透過輔導,走出陰霾,重建自我。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同性戀者啞忍虐待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10年5月10日

有時候,我們可以有很多選擇,但也會無從選擇,例如 不能選擇與生俱來的性別,亦難以改變自己的性向。

以往,同性戀被視為禁忌,幾乎與罪行及精神病畫上等號。一路走來,同志朋友背負啎ㄓ皏]袱,既不易被諒解,亦受到不平等對待。今天,大眾比以往更了解同性戀,但仍有不少同性戀者未能獲得平等的權利,並且面對社會 上各種無形或有形的壓力。

怕曝光 不求助

同志朋友往往是被社會忽略的小眾,所以當他們/她們受到親密伴侶行使暴力或性暴力時,大多不敢也不欲求助。他們/她們多會害怕因求助而要把自己的性 傾向強制「曝光」,亦擔心提供服務的專業人士不明白、不諒解自己……那將會是一個多麼孤獨而艱辛的經歷呢!

或許不是每一個社工都是同志朋友,不是每一個社工都支持同性戀,不是每一個社工都能透徹了解同志及其文化,但我們的社工會協助每一個面對親密關係暴 力及性暴力的同志朋友,聆聽心事,分擔苦惱,不帶任何道德與價值的判斷,並嚴守保密,以你們的意願為依歸,只希望能陪你們走過最困難的一段路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辦公「女狼」性騷擾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10年5月24日

對「打工仔」來說,電視劇《女王辦公室》多個角色的言行,都可能帶荍A公司內一些同事的影子,勤力的、懶散的、怪異的,也有較封閉的,每天配搭不同的事和人,為辦公室文化帶來不少色彩。不少辦公室都有「出位」及「有味」的言論及待人行為,是否構成性騷擾,則需視乎言行的性質,以及是否為對方所接受。

男性也可成為受害人。

請不要以為只有男性才會性騷擾別人,而女性是唯一受害者,其實男性也有機會遭受性騷擾,在女多男少的工作環境下,女性「團隊式」的性騷擾或有機會出現。

例如過去電視台舉辦的男士選舉中的泳裝環節,也曾在辦公室掀起討論﹕6號身材最好,2號不男不女,5號濕身性感,8號迷人電眼等。這種評頭品足,或會令在場的男同事尷尬起疙瘩。如果這些言行經過度渲染,轉而向某一男同事投射,「團隊式」性騷擾就可能會發生在該名男同事身上。

持續的性騷擾會對當事人造成嚴重的心理困擾。因此,請各男士不要輕視類似以上語帶性騷擾的討論,適當的反映及勸阻,能防止性騷擾發生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