配偶虐待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你有「不被虐打」的權利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1月12日

家庭暴力是社會近年十分關注的問題,除受害人的身心極受傷害外,暴力文化更極可能延續至下一代。

芷若園短期住宿服務所照顧的家庭暴力個案中,大部分屬被配偶虐待的婦女,她們均遭不同程度的身體、精神、性方面甚或以上多種的虐待。

按芷若園的輔導經驗,許多受虐婦女由於家庭暴力而令自我價值觀大受扭曲,認為受虐乃因自己的不是,加上一些因社會文化、個人價值觀、非理性思維而緊緊地掐茖虐婦女的「框框」,例如「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」、「完整的家庭才有助子女成長」、「故鄉沒有人離婚」、「丈夫才是家中的經濟支柱,離開他便別無依靠」等,導致不少受虐婦女未能走出困局。

重新確認自己
事實上,協助家庭暴力受害人重新確認自己的價值觀及打破以上的框框,需要一定的時間及空間。美美(化名)受虐已達五年多,一如大部分入住芷若園的受虐婦女一樣,她在入住初期也寢食難安,對於自己與子女的前途,亦感到很徬徨。美美一直較為沉默,直至社工提醒她「你也是人,無論發生什麼事,都不應被打」這句話後,美美眼中的淚水才不停地流出來,因為,這是她第一次聽到自己有「不被虐打」的權利。

隨後在社工協助下,美美終於明白自己正活在暴力的循環中。她選擇走出困局,不要再被虐。也因為透過社工的幫助,她試茪尷R復合與離婚的利弊,又認識不同的社區資源,訂定具體離開短期宿舍後的計劃,學習不同的自我保護方法及生活技能,從而多一分能力走出當下的困境,多一分信心去面對將來的生活。更重要的是,她能多一分尊嚴去面對自己的生命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孩子無知 遇家暴不受傷?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1月19日

家庭暴力(家暴)是近年社會十分關注的問題,無論是被虐的婦女或孩子,他們的身心都受到極大的創傷。事實上,目睹家暴的孩子,儘管沒有被打,他們的心靈同樣受到嚴重傷害,往往產生不安、焦慮、恐懼、憤怒和內疚等情緒,對人際關係的看法以至世界觀,也容易被扭曲。芷若園曾接觸過不少目睹家暴的兒童,以下便是一個例子。

目睹媽媽被打 女孩做噩夢
子晴(化名)今年8歲,某天深夜,母親帶茼o和4歲的妹妹,入住芷若園短期住宿宿舍。子晴向社工憶述當晚家媯o生的事:「我看見爸爸不斷打媽媽,他把媽媽推向地上,又不停踢她胸口,扼茼o的頸,之後又隨手拿東西擲向媽媽。那時我和妹妹十分害怕,只能躲在桌子下,妹妹不停哭泣,而我卻沒法哭出來,只擔心媽媽會被打死。我試蚗筐D爸爸停手,用全身的力氣扯開他,我知道爸爸不會打我,他從來都不曾打我和妹妹。我不明白他為何會傷害媽媽,我同學的爸爸不是這樣的。我很喜歡爸爸,但當他打媽媽,我很恨他,我希望他們可以和好,我便可以回家不再生爸爸氣了。」

雖然子晴表現冷靜,但入宿初期,她持續尿H及做噩夢。從子晴的描述及行為表現,可以體會到她對事件的恐懼、困惑和不安。 幫助目睹家暴兒童的其中一個輔導策略,是與孩子共同回顧暴力經驗,讓他們認識、紓解和掌控內心複雜的負面情緒,從而減低他們的無力感,以及因情緒而衍生的行為問題。

家暴影響深 一代傳一代
家庭本來是為兒童提供保護、關愛和培育的地方,若孩子長期生活在充滿暴力的家庭堙A不僅影響孩子的情感發展、自我形象、人際關係及學習能力,在他們成為青少年或成人之後,也會影響他們處理親密關係的能力,更甚的是,他們或會像長輩一樣,以暴力去解決家庭堛瑤蘇臐C
很多人以為「孩子小,不懂事」而輕視暴力對他們心靈的傷害,然而,家暴的影響,蚢磪i以一代傳一代,這是身為父母、周遭的成人,甚至是專業助人者所不能忽略的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三大重擔壓在男兒身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
文章日期:2009年3月26日

當社會探討家庭暴力的議題時,輿論往往將問題歸咎於男性施虐者。無可否認,現時家暴個案中,男性施虐者的數字遠遠超過女性,但是,鞭撻他們又是否真的能減少家暴個案?到底這群男性施虐者,或一般男士正在面對怎樣的困境?

芷若園接觸的家暴個案及男士熱線求助個案,能讓我們從男性的角度去思考他們的處境,了解他們壓力的源頭,如經濟壓力、家庭結構改變及來自社會的期望等。

失去工作 尊嚴受損
香港男性過去往往是家庭的「經濟支柱」,背負荂u養妻活兒」的使命,所以工作對他們來說,不單單是掙取薪金的途徑,也幾乎等於個人的尊嚴,並是衡量能否支撐家庭的最好工具。若失業了,就等於失去了作為經濟支柱的角色,男性的尊嚴亦因此受創,所面對的焦慮亦會大幅上升。

另外,家庭結構的改變亦是男性壓力的源頭。傳統家庭觀念在昔日的香港相當流行,男士在家中往往扮演一家之主的角色,對家庭事務持高度的決策權。但是隨女性主義的興起,男女平等的政策得以倡導,女性在求學及就業方面的競爭力,亦漸漸趕上男性,甚至有所超越,令「男主外,女主內」及「男尊女卑」的家庭觀念,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。一方面,女性對家庭事務決策權逐漸增加,另一面,「男尊」概念亦慢慢消失,家庭觀念改變,男性在家中地位也深受衝擊,令他們更易產生壓力。

還有,社會依然存在男性「要堅強」、「有淚不輕彈」及「頂天立地」的看法,他們不可輕易表露軟弱的一面。這種社會意識形態,不但壓抑了男性溫柔的感情表達,也導致他們遇到困難時不敢向外尋求協助。

上述三類壓力來源,有如三座大山重重壓在男性身上。若沒有減壓及求助途徑,極容易將壓力轉化成暴力,加諸在子女及配偶身上。事實上,面對困難,勇於求助,尋找減壓方法,絕非弱者的表現,反而是積極面對問題的態度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誰明受虐婦女心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2月2日

誰能體會和明白婦女面對配偶虐待的心情呢?自己所愛的人用暴力傷害自己,除了身上的傷痕清晰可見,心靈也受到極大的傷害。她們的苦,無處可說,也不知道如何求助,心情矛盾,情緒複雜。

自我怪責 強忍「家醜」
受虐婦女常常自我怪責,認為丈夫是自己挑選的,現在遇到這樣的情G,不能埋怨誰。雖然害怕丈夫傷害自己,但又不希望他們受到法律制裁。她們想求助,但又受中國的傳統思想影響,認為「家醜不出外傳」。另一方面,她們又害怕回家再次面對虐打的痛苦。她們既想逃離傷害,又發覺自己不知何處可逃。

磨滅自信 失安全感
被親密的人所傷害,使得受虐婦女極度缺乏安全感,每天生活在驚恐中。她們尋覓不到一處安全的地方,對人和事感到畏縮及不信任。芷若園所接觸的個案中,受虐婦女通常都忍受了多年的虐待,暴力磨滅了她們的自信,即使想離開家庭,也不知從何而起。她們可能多年沒有社交生活和工作經驗,不認識社區資源和社會環境,加上缺乏自信,使得她們在重過新生活的路上,遇到不少困難。不少長年受虐的婦女更因而患有創傷後遺症或抑鬱症,部分甚至有自猁熒N念及行為。

其實,每個人都有保護自己的權利,不管受虐日子有多久,只要想重過新生活,受虐婦女都有資格及能力,去為自己及家人爭取一個更安全更理想的生活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不獲妻尊重受困 勇敢求助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12月28日

「我見人見不少,就是沒見過像你這樣沒用的男人﹗」這句十分無情的話,每天從太太口中道出,天天傳到我的耳中——那個在太太心目中毫無價值的我的耳中。

我與太太結婚已10多年,我倆都是專業人士,育有一名10歲兒子,一家三口居於自置物業。太太溫文爾雅,兒子在名校就讀並品學兼優。在親友眼中,我們一家是模範家庭。

表面上,我們理應生活無憂,三口子亦可生活得樂也融融,但實際上,自從兒子出生後,太太的溫婉體貼已不復再。以往太太對別人心細如塵,關懷備至,但現在卻是苛刻無理,對我更視若無睹。除非出席親友活動,她才會偶爾向我作些微回應,否則在她眼中,我根本沒有資格與她談話,人前人後的她判若兩人。

表達感受 換來冷待

朋友都問我曾否嘗試向太太表達感受。有的,而且不下百次。最初我向太太說明自己的情感,詢問她對我的想法,但是太太的回應不是帶有攻擊意味的語句,便是良久不語的沉默。嘗試多了,頓感不是味兒。即使我懇切向太太表達我對她及家庭的關愛,她的態度也不見得有特別改變,最終我對自己說,還是省點力氣吧!

變本加厲 掌摑兒子

多年來太太對我的態度,對我真的造成精神困擾。漸漸我發現,原來兒子也一樣感到很困擾。太太對兒子的態度在這一年媔}始惡化,除了冷言冷語外,我曾親眼看到太太把兒子的書本扔進廢紙箱,更掌摑他。再怎樣無情,也不應發泄在兒子身上吧!難道太太患上了情緒病嗎?

輾轉反側多個晚上,腦海中不斷出現多條問題﹕「我們的婚姻會如何發展?」「親友會怎樣看待我們?」「兒子會不會痛恨自己?」「日後應如何自處?」……我感到萬分矛盾,多年來忍氣吞聲的照顧家庭,冀盼家庭重拾溫暖,現在彷彿把兒子也拉進無底深潭。

作為男人,實在很難開口向他人提及自己的家庭問題,更遑論找社工協助。但自目睹兒子被太太掌摑一事後,為了重建一個溫暖家庭,我決定嘗試鼓起勇氣向人傾訴。我致電危機熱線向社工細說因由,雖然問題尚未完全解決,但第一步已經踏出了,我有信心這個問題總會慢慢拆解的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談性不是醜事 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10年6月28日

「每次電視或雜誌出現裸露或有性意味的場面,我都會 不期然有生理反應。」陳小姐(化名)一直為自己的性反應而感困擾。每當她向朋友提及,對方都以為她在開玩笑,即使她的傾訴對象是女性,有的甚至認為被她性 騷擾。

丈夫稱「賤人」「淫婦」

陳小姐起初來電時,亦生怕被誤以為是性騷擾的來電者,不斷澄清。熱線社工邀請陳小姐坦誠分享,發覺她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反應的原因——童年的家庭教育 令她覺得性是污穢和禁忌,而丈夫又曾在房事時說她是「賤人」、「淫婦」,令她更怯於表達其性反應。她接受熱線輔導一段時間後,願意聽從熱線社工的意見,開 始尋求臨艉葀z學家及性治療師的幫助。

正視羞恥感 破除性迷思

曾經有一齣一度引起關注的舞台劇《陰道獨白》,劇中提及性器官、自慰、高潮、叫腄B性冷淡及同性戀等與性相關的敏感話題,反映女性對性、身體、陰道 以及性暴力的心聲。但現實中,能抱持開放態度談及性話題的女性,又有多少?

男性往往熱中討論性話題,那麼女性呢?陳小姐的例子是否反映女性對性話題的避忌,甚至對性存有羞恥感?

陳小姐的丈夫在二人性交過程中,稱她為「賤人」、「淫婦」,只要她不同意,已經構成一定程度語言上的性暴力,而陳小姐卻被冒犯而不自知,最後更墮入 性疑惑中。

當然,不是高調地討論性話題才好,但這種對性的避忌和羞恥感需要正視,以破除誤解和迷思,幫助女性建立健康的性觀念,以及對性別角色的正面理解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