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暴力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沒有受害人是活該的!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8年12月15日

在現今強調人權與和平的社會堙A絕不容忍任何形式的暴力。社會一方面走向文明,另一方面卻對性暴力受害者存有不少誤解﹕

誤解一、受害人行為不檢
在男性主導的社會,部分人把引發性暴力的責任推諉在受害人身上。他們認為好女孩不會受到侵犯,受害人多數因為行為不檢點,或者穿著性感,引人犯罪,故此女性受到這樣的對待,算是一種懲罰;又或以為受害者在過程中必須反抗,事後有傷口,才算性暴力;有人甚至認為受害人可能享受被性侵犯的過程。華人社會對性暴力受害人的指摘更為嚴重,遭性侵犯是「家醜」,受害人更有骯髒或不潔的形象,使受害人不敢讓至親知道事件,難以踏出第一步,尋求專業人士包括社工、醫護人員及警方的協助。

沒有受害者是活該的。所謂行為不檢點,或者穿著性感的論調,忽略了人人都有選擇衣服及到任何地方的自由與權利,這些都不是遭受侵犯的理由。性行為必須在雙方同意下進行,即使是性工作者,也同樣有說「不」的權利。

誤解二、犯事者是陌生人
很多人認為施暴/虐者多是陌生人,但根據香港大學的研究指出,他們大多與受害人相識。正因為受害人認識施暴/虐者,他們所受的創傷更大,甚至不敢告知別人,日後更可能對身邊的人失去信心。

勇敢求助解心結
受害人若勇於踏出第一步,向專業人士求助,面對心靈的傷口,困住自己的心結才有機會慢慢被解開,重拾健康快樂的生活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男性求助非弱者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8年12月22日

傳統觀念普遍認為,男性應保持強者形象,加上男女基本體能上的差別,男性應當更有力量保護自己及他人,故男性受到性侵犯,會讓人覺得匪夷所思;就算受到侵犯,他們應該更快復元,所受的傷害沒女性那麼重;甚至有人以為,男性受性侵犯時若有生理反應,就等同自願;而在過程中,他們其實也在「享受」,並可佔對方便宜,故不算性侵犯。

事實上,性暴力受害人根本與性別無關,而男性受性侵犯時有不能控制的生理反應,絕不等同他自願被性侵犯。

半年僅一宗舉報
根據社會福利署2008年1至6月的統計,在259宗已舉報的性暴力個案中,只有一宗個案的受害者是男性。若單從上述統計數字看來,男性被性侵犯的確比女性少,但從另一個角度反思,外界甚或男性性暴力受害人本身對上述的性暴力迷思,相信不少個案並沒有舉報,這些求助數字亦未能反映真實情。

「強者」迷思成阻力
在芷若園的求助個案中,許多男性案主往往被「男性必然是強者」這迷思所影響,以致求助時面對無形的阻力。

小棠(化名)是芷若園其中一名男性案主,現年36歲,大學畢業生,有一門專業技能,卻已失業3年多,近年更患上了強迫症,大大影響生活。他經常失眠,且更曾多次有自殺念頭。他第一次來電求助時,聲稱只希望了解更多預防被侵犯的資料,一再強調不需要情緒或其他類型的輔導,並透露自己花了4年多時間,向不同輔導中心尋求協助,但一直找不到心靈上的平靜。

纏擾4年終解困
及後經社工解開他對男性受害人的迷思,小棠終於鼓起勇氣面對自己被性侵犯的創傷,透過輔導,找到復元路上的出路。他事後笑言,若能早早跳出「男子不應向他人求助」或「被侵犯了的人便是弱者」等心理關卡,大可免卻4年來的困擾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有「反應」≠同意被姦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
文章日期:2008年12月29日

性侵犯過程中受害人有性反應,是否等於同意該次性行為?
醉酒後變得迷迷糊糊,神志不清。當她恢復意識時,發現自己身體赤裸,有人正與她性交,她依稀記得,有人為她穿回衣服;而首被告在庭上堅持說﹕「她願意的。」

對於當晚的事故,女事主堅稱﹕「我唔願意……純粹被人操控。」主控官及後播放三段女事主遭侵犯的錄像片段,女事主當時不斷在叫嚷荂C雖然女事主一再目睹自己所受的創傷,情緒非常激動,但辯方卻把女方當時的呻吟聲,刻意營造為案中關鍵之一,並稱女方在性交過程中呻吟,代表有生理反應;有生理反應,則代表女方是清醒及自願的!

藉詞狡辯 傷口撒鹽
其實,以上的推論有很大錯誤和危險:
從法律角度以言,強姦是指違反一方意願之下進行性行為。所以就算女事主在過程中有性興奮或性反應,只要事前她並不知情或未表示同意,都構成強姦。
再者,呻吟本身是生理反應,不一定做愛有快感才會發出;感到外來痛楚及病痛一樣會有,受到驚嚇亦然。漠視當事人的意願,藉詞狡辯,將責任推到受害人身上,實屬可惡。

身心尊嚴創傷巨大
根據東華三院芷若園過去接觸的個案,強姦對受害人帶來巨大創傷,因為這是對個人身心尊嚴的嚴重侵犯。強姦造成的心理創傷,往往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平復,家人與朋友的支持非常重要。但無論怎樣,受害人不應自責和被責。社會大眾更應認清,把強姦及性暴力的責任推到受害女性身上,是一個不合理及必須糾正的錯誤觀念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上司「濫權」性騷擾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09年1月5日

無論在工作間還是校園堙A每個人都希望有和諧的人際關係。然而,有些人卻會因為人際間一些似有還無的心理壓力,令自己陷入難以言喻的窘境之中。

阿平(化名)剛剛中學畢業,進入一間貿易公司任職文員。阿平自覺工作經驗尚淺,因此十分願意遵從上司的指示工作。初時阿平覺得上司十分親切,時常親身指導自己,有時連阿平都會在心堸搳A為何上司會對職位低微的他照顧有加。 日子久了,阿平漸漸感到上司不但借故親近,每次指導他時,更會挨近及觸碰自己,甚至在非辦公時間致電給他,談及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。自此,阿平嘗試迴避上司,不再接聽他的來電,然而上司卻開始在工作上對阿平諸多留難,更暗示若阿平再拒絕他的親近,可能影響阿平的晉升機會。

其實阿平上司錯誤運用權力,以獲取對阿平在性方面的好處,屬於性騷擾的一種。《性別歧視條例》列明,如果一個人作出不受歡迎的性要求,又或者作出其他不受歡迎的涉及性的行徑,而這些行徑是一個合理的人應會預期該位受注視的人會感到受冒犯、侮辱或威嚇,都屬於性騷擾。就算只是展示一些有關性的行為、說話或圖片,只要令人反感而導致不安,都可以構成性騷擾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畫出人生彩虹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10年2月8日

大家好,我叫小凱(化名),是個20歲、個子不高、患有癲癇症 的女生。曾經,我的家庭背景及成長遭遇令我失去希望,幸而現在的我總算走過低谷,亦慢慢走上復元的路。我有一個夢想,就是希望可以學習繪畫及寫作,並以創作鼓勵遇到挫敗的人。而這幅畫,正正描繪茯Q日及今日的我。

代罪羔羊 忍辱負重

從前的我總是沉默不語,如黯淡的藍色般,既獨立又孤單。成長路上,我被父母視為婚姻關係的戰場,他們之間的不和往往令我變成「代罪羔羊」。在這樣的家庭氣氛之下,為了讓父母開心,我默默擔當持家的角色,不單要照顧患精神病的母親,做所有的家務,甚至忍受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無理取鬧,就算心堬I茼憛A也只會被無形的責任所掩蓋。

直到青少年時期,在我身上發生了多次不幸的事情,我才感受到,痛的並不是被陌生人性侵犯,而是父母知道事件後,並沒有如我所期望的保護我,支持我,更將我不堪回首的傷痛,誤當是我不自愛的行為。失望的我不知道如何再面對他們,站在「家庭責任」及「被傷害」的分岔口上,我究竟應該何去何從?

一年多前,我接受了芷若園社工的輔導,令我重新檢視原生家庭對性暴力事件的反應如何影響我的人生。社工透過輔導,讓我明白往日的我,從沒有好好善待自己,為荋鰼瘙o到父母的愛,盲目跟隨他們的指令,壓抑自己的感受。就像今次社工讓我以繪畫表達內心世界,從畫中我覺察到,雖然自己站在成長的分水嶺上,但也正正代表荍甯O有選擇的,而且這條道路的色彩亦是由自己決定的。今天我已有力量去計劃自己的未來,也希望透過我這次分享,能給同路人一點祝福,願你們也可以像我一樣,描繪出屬於自己的光明路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

 

走出暴力陰霾﹕錯用身體換取愛【明報副刊健康版】 文章日期:2010年6月7日

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夜,我的初夜。

那一年,我還是個中五生。自小就被稱作胖妞兒的我,眼看身邊的同學都相繼拍拖,自己卻無人問津,感到悶悶不樂。這時候,我在網絡上認識了一名男孩,他總是對我關懷備至,每天都會花上數小時跟我談心,讓我初嘗被重視的感覺。他的出現,也好像為我黯淡的戀愛旅途帶來了點點曙光。

幾星期後,他邀約我去長洲 遊玩,我欣然答應。閒遊一會後,他帶我到一間度假屋,說是歇歇腳。入屋後,他就露出真面目,要求我跟他發生性行為。才第一次見面,談不上愛他,怎麼可以?我毅然拒絕。可是,他沒理會我,就把身體壓過來,將我……事後,他不住的讚美我,讚美我的身體,讚美我的付出,讚美我給他一次美好的享受。

他把我弄糊塗了。

虐待性交 當我是什麼?

雖然心底塈盚蓬c那次非自願的性交,但每當我想到原來性可以用來吸引人,或是換取愛、換取讚美的時候,我就矛盾起來,陷入了內心的交戰。往後的幾段親密關係中,我都不抗拒跟男朋友發生性關係,希望可以藉著身體留住他們。直到遇上輝(化名),我愈來愈覺得這樣很不妥。縱使我已盡量滿足他的性要求,他仍是不滿意,有時候甚至不顧我的反對,不理我的感受,強迫我作有虐待成分的性交,我難堪極了。他當我是什麼?

由於輝是我的男朋友,加上我又曾經自願跟他發生性關係,我不敢向別人申訴,擔心別人不信任我。

幸好,路仍在。

朋友留意到我情緒不穩,在了解我的情G後,鼓勵我接觸「芷若園」的社工。社工讓我知道,不管雙方的關係有多親密,即使是情侶甚至是夫婦,性行為都必須得到雙方同意才可進行,這是人與人相處的基本尊重。此外,我亦在輔導的過程中發現身體的可貴,學習重視自己的感受和意願。現在我希望將珍貴的性愛,留給真正關心及尊重自己的伴侶。

芷若園
24小時危機熱線﹕18281
電郵﹕ceasecrisis@tungwah.org.hk
文﹕東華三院「芷若園」危機介入及支援服務